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靠不住的历史

谢泳的博客

 
 
 

日志

 
 

一份关于中国农业史的文献  

2007-01-20 14:1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教育部函

 

次长先生钧鉴:敬启者拙著《改进中国之农业与农业教育意见书》一册,其中所载,多取材于充调查中国教育团团员时所撰之报告。当时曾将全国农业问题,通盘筹划,其与政府之关系,及国立农业教育机关所能襄助解决之处,尤为注意。机遇所及,必往国立学校参观,与农业专家详细讨论,并得留华外国研究农业者之参商,草成斯篇。以此等重要问题,仅有此区区之贡献,未免简略,然以之作讨论此项问题之纲要,则窥豹一斑,或足备他山之助,兹承调查中国教育团许可,将调查所得关于中国农业问题之资料及所拟解决方法,辑成专册,藉备参考。尚希鉴察  

 专此 即颂

 公绥

                                                  白斐德

                                        民国十一年正月二十四日缄自上海

 

这份八十年前外国人关于中国农业的分析和建议,今天看来不但还没有过时,甚至可以说,今天中国农业的发展道路,也没有超出这个建议的内容。

白斐德在意见书一开始就对当时中国农业和农民给予了很高评价。他指出,中国农夫之技巧,特别是播种作物,处理土壤的方法精密周到,华农之勤苦耐劳、节省时间、爱惜物力,让美国教授赞赏不止。他说:“数千年来,中国农民常能维持土壤之肥美,供给亿兆人民之食物而不竭,即此一端,已足证明华农技术之优良。世界各国从未有能如中国维持其国家独立及文明至如此之久远者,此等奇异成绩,平心论之,农人之功实居大部。无怪乎中国人论四民,农民地位仅次于士也。”但白斐德同时也指出,中国人口众多,衣食原料的需求已呈急切之现象。近二百年来,欧美各国农业已能利用科学方法,而中国农民尚在默守成法的时期。中国如果想适应新时代的需求以生存于世界,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应用科学以改良农业。中国农业上的问题非常复杂,困难极多。“所愿国家与人民能确认此种问题之重大,尽力图谋,毋稍畏难苟安至求得适当之解决办法而后止耳。”

   白斐德从中国的土地到人口,从农林经济到社会生活,从家庭工业到乡村工业以及城市化问题,涉及中国农村的方方面面。特别令人深思的是白斐德特别强调中国农民与中国政治生活的关系。他说;“中国真正有共和之希望,须先有生计宽裕智慧开发之农村乡民。”他认为,如果省议会不能通过有益于农民之法律逐渐施行,则中国农业终迟迟不能进步。为此他建议:

一、省政府担任教育儿童经费,充分补助成人农民之教育。规定充足之经费,举行各种农业试验。

二、照科学方法从事农业测量,举行清丈。

三、统一田赋。规定征收荒租税,废止厘卡,因此制使农产转运,随地随处均须纳税,无异敲剥农民。

四、禁止动植物病虫害之输入,及防御国内病虫害之散布。

五、订立章程,奖励创设农业银行及各种农业组合。

  白斐德的这些建议,特别是对保护农民的一些根本措施,今天也还有启发意义。他在关于解决中国农业问题的诸多办法中,首先强调两点:

一、提倡农民组织,专为农民本身谋幸福之会社。

二、联合政府中之行政及教育机关,与社会中之商会铁路协会及其它重要会社,为一强有力之组织,以便实行或建议各种重要事业。襄助农民之自助。

白斐德认为需要建立“农夫社会”。他解释说,二十世纪是团体组织活动的世纪,所以“农夫社会”的组织要尽力提倡,世界之农民为最后应用团体主义活动的人。他说:“晚近欧洲各国及近今美国,凡农民团体之组织愈完善则农民与国家愈获其利,欲求得正当之教育及信仰与自助农民,须先有集合之力量。如农民有组织展览会,即表示其能力之一种。惟思攫取农民利益者,反对创设此种团体。然政府及优秀之国民,宜鼓励襄助农民从事组织。现在中国极少农村领袖,即在各国,亦犯此病。故为今之计,明达之代表,莫如先求之于受高等教育者,或求之于洞悉农民需要者及热心襄助农民之商人中。”他认为除“农夫社会”外,还必须有农业讨论会。合政府代表农会代表及教育会代表商会代表及个人之留心农业者经组织之。农业讨论需努力草订各种改良农业计划,并须妥筹方法。使得一一见诸实行。不啻为解决中国种种农业问题之总机关,该会考虑及计划事务,均须从大处着想,并于必要时,能代表全国农界发言。

在关于中国农村的教育中,白斐德特别建议要做到两点:一是凡乡村儿童所受之义务教育,亦须与城市儿童所受者,其优美之程度相埒,并须合乡村之特别情形。二是训练各种阶级之农业领袖,其能力足以胜任而其志趣又极坚决,愿为农民解决种种问题者。

白斐德认为,乡村教育在中国至为重要,是改良中国社会的基本措施。他说:“乡村小学为以后五十年中教养三万万人民基本教育之惟一方法,其事业之伟大,可供政治家之运筹,其问题之重要,可警觉人民之爱国心。虽此区区之乡村教育,几为将来真正共和国家之关键。”

白斐德在意见书的最后,单列一节“对于中国农业及农业教育切要之建议”,其中第四条即为“组织全国农业会及永久之农业讨论会,以讨论发展全国农业之计划,并研究实施之方法。”白斐德专门对中国农业领袖的问题做了说明。他说:“中国之贤达,注意农业者甚少,但今文明各国,农业已为经济家公法家政治家商业家之事业,而商业家尤为注意。倘中国亟需振兴实业,此种事实,亦必相应而至。希望中国有经验之领袖人才,共起而解决中国之各种复杂重要之农业问题,农业政治家确乎为今日中国必不可少之人才也。”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