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靠不住的历史

谢泳的博客

 
 
 

日志

 
 

旧文一则:鲁之洛先生  

2010-05-11 10: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之洛先生

 

去年五月,我到厦门大学教书后,曾在鲁之洛先生的博客上看到他一段话,对我鼓励有加,令我十分温暖。一个只见过一面的朋友,在多年不通音问的情况下,对朋友人生的偶然变化,表示出发自内心的祝贺,这种真诚使我终身难忘。过了一段时间,鲁先生我和取得联系,告诉我他的文集出版在即,要我来写几句话,我当即答应下来,但内心却非常惶恐,我担心我笨拙的笔传达不了对鲁先生文章和精神的理解,更害怕叙述我们短暂的友谊,会引起更多的伤感。

人生有许多偶然的奇遇。我在山西作协当了二十多年杂志编辑,所见文人墨客可谓多矣,但见一面就心相通者却并不多,鲁之洛先生即是我引为知己的一位,虽然我们至今只见过一面。无论从哪一面说,他都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前辈,他的精神气质属于那种见过一面就永难忘记的类型,我的笔虽然描述不出初见鲁先生的那种感觉,但我闭上眼睛依然可以想象出鲁先生的风采,他的神情和健谈,待人的诚朴和热情,单纯和健朗。那时我还年轻,记忆中鲁先生已是一位长者,虽然我不是会议的正式成员,也没有发表什么高论,但我感觉出鲁先生是喜欢我的,这种感觉无以言表,大概是一种心灵的契合吧。

1993年前后,韩石山先生要到湖南岳阳开一个散文研讨会,那时韩先生已有写《李健吾传》的计划,我们平日聚谈甚欢,时相过从,有好事他也会想到我。这次到湖南开会,就是他帮助我设计的。在我一生中,这次散文会议特别难忘,因为会上相识的朋友,后来一直还有来往,长沙弘征先生,有书出版总不忘寄来;现在中宣部文艺局的王强兄,也是那次会议相识并成为好友的,鲁之洛先生也是此次会议才得以相识并成为终身难忘的一位朋友。

我记得会议期间,偶有痛饮的时候,我与石山先生是北方人,外出多日偶逢痛饮的机会,大概表现皆不俗。席间,知鲁先生也是一位善饮之士,自然留下深刻印象。我至今记得鲁先生痛饮的神情,可惜他说因为身体原因,极少有这样痛饮的时候了,现在想来已是十好几年前的事,旧梦前尘,往事历历如昨。

岳阳别后,我和鲁先生时有通信联系,期间他也曾为我所在的《黄河》杂志投寄过散文和小说,我印象中小说可能没有发过,但散文时有刊出。

曾经有一度时期,鲁先生到珠海主编《明镜报》,每期寄我,这张报纸非常大胆,对时政的批判分析,远在当时一般报纸之上。那时我偶有过激的言论,印象中也曾寄给鲁先生在《明镜报》刊出过,这一段文字交往,让我对鲁先生关心国家命运,保持知识分子良知的拳拳之心,更有了深入了解,我在内心对他的人格和境界非常钦佩。九十年代中期,我也在全国各大报刊上时见他的大作,散文小说杂感言论都有,我感觉我们在精神上是有共鸣的,这个共鸣可能建立在我们对当下社会生活的基本理解上,对这个时代的批判姿态,我在鲁先生文章中读出的确实是这样一种情怀。

先生并不是出过大名的作家,但他对现实社会的真实描绘和深刻剖析,特别是对现实的关注和批判态度,表现为他的一种精神气质和品格,这是一个作家最宝贵,也最难得的。

先生曾和我谈及,他和马烽先生熟悉,也早想来山西看看,但久未成行。马烽先生前些年已驾鹤西归,鲁先生去山西的愿望还没能实现。所以下次和鲁先生相逢何处还未可知,不过相知的朋友,无论在何方,只要心相通,见面并不是最重要的,我期待鲁先生文集出版的时候,无论在何方,我能和他再痛饮几杯。

                      20081014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