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靠不住的历史

谢泳的博客

 
 
 

日志

 
 

中国当代传记作家的史学素养  

2010-08-29 14: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当代传记作家的史学素养

主席、各位同仁、各位朋友:

非常高兴能在历史悠久的山西大学和远道而来的学者一起交流学术。特别令我感到亲切的是这次传记文学学术会议,是由山西大学外语学院主办的。二十六年前,我是榆次晋中师专英语专业的一个学生,我记得我的多位英语老师就是贵院的学生,那时我经常听到他们谈起山大外语系的前辈常风先生、赵超群先生、高健先生、杨德友先生,这些前辈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更为难得是在常风先生晚年,作为晚辈,我和常风先生成了忘年交,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我还和韩石山先生最早建议再版了常风先生早年的两本旧作,特别是他的回忆录《逝水集》,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算是我和山西大学外语学院一点间接的因缘,现在想来还不无温暖。我现在向诸位报告的一点感想是:中国当代传记作家的史学素养。

我本人从事过多年文学评论工作,但我现在更愿意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史学工作者,在我心中,史学高于文学,史学家高于作家。近年来,我们在书店里看到最多的一个书籍品种就是传记文学。关于传记文学的定义,历来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在通行的文学史中,我们常常把这些作品放在文学作品中来研究。但在理想的意义上,我个人愿意把传记文学首先理解成是一种史学作品,在对传记文学的评价中,我以为史学第一,文学第二,有史学而无文学,可以称为传记作品,但有文学而无史学,一般不能称为传记文学。我们把“传记”和“文学”并称,其实只是一个习惯,但这两者的关系不是平列的,在这个关系中是“史学”决定“文学”,而不是反过来。邱吉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想大概主要还是看中了这些作品的史学价值。优秀的文学不一定是优秀的史学,但高明的历史著作,通常都具备优秀的文学品质,比如著名的《罗马帝国衰亡史》。

诸位都清楚,在各种记录历史的方法中,文字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手段,这也是为什么文学和历史不能完全分开的原因。法国史学家马克·布洛赫在著名的《历史学家的技艺》中,曾多次谈到过这个道理,因为是以文字来叙述历史,所以文学和历史才联为一体。

我所以特别在意当代传记作家的史学素养问题,是因为阅读时下许多传记文学时,我发现那些传记作家普遍缺乏自觉的史学意识和基本的史学修养,前者是观念问题,后者是技术问题。

因为缺乏史学意识,在当代中国的传记作家中,普遍不能以独立思考来理解和认识他们传记中所涉及的时代和人物,比如在中国大量出现的关于鲁迅的传记中,对于鲁迅所生活的时代,基本都是否定性评价,比如对晚清、北洋和国民政府时代。这些传记作品为了写出传主的勇敢和伟大,通常把他们所生活的时代简单化了。其实传记作家应当先找到合适的历史逻辑,然后以此逻辑去叙述时代和人物的关系。

鲁迅生活的时代,创造了他作为作家和学者的伟大成就,如果否定了那个时代,鲁迅生活的社会基础就不存在了。鲁迅生活的时代受到过各种各样的恐吓,但鲁迅的创造力并没有因此而消失,这不仅是鲁迅个人战斗的精神所至,也有一个时代总体的政治文化精神存在,至少现在人们有足够的证据认为,那是中国有活力和创造力的一个时代,比后来的自由要多得多,不然我们无法解释如此众多的优秀作家和学者是从哪里来的。鲁迅个人办过许多杂志,写过许多文章,出版过大量的个人著述,组织和参加过很多社团,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还有鲁迅那样的生活背景吗?在鲁迅所生活的时代,作为言论自由的条件并没有完全丧失,这是鲁迅之所以成为鲁迅的基本历史条件。再比如,中国当代传记文学中,有极多涉及战争的内容,但读这些作品,我们常常会感觉到这些传记作家历史意识的简单和贫乏,比如关于中国内战的传记作品,最近关于红军的传记作品,基本不具备起码的历史意识,因为对于中国内战的历史,如果一个传记作家只按一种意识形态来写作,在史学素养方面,基本可以判定为不具备常识,因为严肃的传记文学不可能简单歌颂一个国家内战中的单方面获胜者。

因为缺乏史学技术,当代传记写作的基本模式是:作家把相关的历史史料演义化。我们在平常的阅读中可以看到大量这样的所谓“传记文学”。虽然不能要求从事传记文学的作家对历史研究的技术非常专业,但基本的史学规则必须明白和遵守。收集和使用史料的常识不能违背。史学界对史料价值的基本判断是:传记不如年谱,年谱不如日记,日记不如档案。这应当成为传记作家以后工作的基本规则。

当代中国传记作家的史学素养,直接关系到中国当代传记文学的品质。史学素养涉及的方面相当广阔丰富。我只从意识自觉和技术训练两方面谈了自己一点不成熟的感想,期待诸位批评。

谢谢大家。

 

20061017晚于南华门东四条

2006年秋天,我在太原参加过一次中国传记文学讨论会。这次讨论会是韩石山先生促成的,没有他的努力,这个会议不可能在太原开。这是我在会议上的一个简短发言。)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