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靠不住的历史

谢泳的博客

 
 
 

日志

 
 

文学的过去与现在  

2011-06-24 09: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的过去与现在

                                   本报记者 毛亚美 郑美霞

 

背景链接:

谢泳,1961年出生,山西省榆次市人。1983年毕业于山西晋中师范专科学校英语专业,1985年调入山西作家协会,先后任《批评家》编辑、《黄河》杂志社副主编,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国现代文学史和中国现代知识分子问题。出版过《中国现代文学铁微观研究》、《储安平与<观察>》、《西南联大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书生的困境》、《靠不住的历史》、《清华三才子》、《血色闻一多》《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法》等近20部著作。

 

    2010年10月27日,人文学院举办第十四期读书会,主题是常风与《逝水集》。这本是一场普通的文学专业讲座,却因主讲嘉宾谢泳而吸引了包括中文、哲学、教育、新闻等众多专业学生的兴趣。

    从文学评论研究到储安平与《观察》,再到西南联大以及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问题,坚持“在学术语境内发声”的谢泳致力于重书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历史价值。他对史料的重新挖掘,对既已根深蒂固的判断的颠覆,受到国内思想界的赞誉。2007年,谢泳来到厦门大学。思想自由、睿智风趣的谢泳深受中文系同学们的喜爱,很快就拥有众多粉丝,他的课程与讲座常出现不少“蹭听族”,教室里常常爆满。

    这次读书会是谢泳本学期第一次和新生见面。趁此机会,11月8日晚上,本报记者在厦大逸夫楼咖啡厅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那我们就聊聊天,文学、学习、人生什么的都可以。”他笑着说道。

                                   

                                     那个时代、那些人

 

凌云报:在名家宛若星辰的现代文学史上,对于我们来说,常风先生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学者。那么,我们如何理解他在文学史上的价值呢?

 

谢泳:从年龄来看,如果把胡适、鲁迅算作新文学的第一代,那么,常风、钱钟书他们就是第二代。抗战前的二三十年代是文学的黄金时期,常风在这个黄金时代进入了主流,但是一个主流以内边缘的人。

常风是叶公超的弟子,在清华和钱钟书是同班同学。他本人受过传统文化的训练,学的又是西洋文学,英文很好,还办过杂志。抗战的时候,他没有离开北平,与同时代的作家相比,对七七事变后的北方文坛了解得更多,是京派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因此,他的作品对研究抗战时期沦陷区文学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

他一生出过两本书,一本是1944年的《弃余集》,还有就是1948年的《窥天集》,加起来也不过30万字,但是他评价过的作家,像鲁迅、茅盾、朱自清、巴金、老舍、沈从文等,基本上都进入了我们的研究视野。更可贵的是,他坚持文学批评的独立性,能够与这些作家作品保持平等的关系,这是文学批评家最重要的品质。

他的文学批评是印象式的,但有深厚的理论背景做支撑。文章不是很长,但他的整个感受、判断和理论知识是有来历的。他受过正宗西方文学批评理论的影响。

 

凌云报:为什么从19171949年这时局动荡的三十年,却是文学大师辈出、各种文学思想活跃的黄金时期?

 

谢泳:1949年以前,常常被认为是一个坏时代?但为什么能成就中国现代文学和思想界的鼎盛局面?以往我们对民国的历史,可能在评价方面出了问题。就学术自由和思想文化的繁荣来观察,我们可能还是要重新了解那个时代。30年代政治对社会控制相对较弱,民间社会的空间很大。现代新闻制度、现代大学制度、现代出版制度的建立,保证了社会的自由以及人的创造性,让知识精英的才干大放异彩,文学也进入了黄金时期。

 

现在的文学正在边缘化,需要韩寒这样独立的声音

                   

凌云报:民国时期的文学活动是以大学为中心,通过杂志、报纸、书籍等媒介方式进行的,那么您觉得现在的文学批评与那个时期相比有什么变化?

 

谢泳: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媒体最大的变化就是网络的出现。跟传统的媒体相比,网络的好处,一是便捷,二是及时,三是公开程度。另外,现在的一些综合性日报多少都会有一些文学批评,像《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的副刊,但主要是针对流行的小说、流行的文化,像演唱会、电影、明星这种娱乐性的活动。还有像《南方周末》这样的报纸会有书评,当出现特别好的、有轰动效应的作品和作家时,它会作为书评、事件、人物、故事进行整版介绍,但这跟我们传统的文学批评还是有区别的。

 

凌云报:近几年的文学批评受到了许多质疑、讽刺和嘲笑,有人说文学批评已经失去了批评功能和批评态度,成了无用、无能甚至是无聊的东西。您怎么看?

 

谢泳:也不能这么说。现在也有很犀利的批评,就技术而言,跟意识形态不太紧密的文章还是比过去严厉。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很多批评只是触及边缘和表面的问题,这就显得比较肤浅,要想找到像以前那种特别好的批评就有点难。

文学现在比较边缘化。现在韩寒他们这些人站了起来,因为他们的声音比较独立,不依赖任何阶层、集团,没有经济和政治上的利益,影响力就比较大。我个人觉得,他们对社会的感受也是真实的。

   

凌云报:那么,现在的文学批评的话语空间在哪里?该如何拓展?

 

谢泳:现在的文学批评,一种是比较专业化,完全是理论性、有深度的;还有一种是介入公众性的话题,肯定会受到现实条件的约束。在自由程度方面,完全职业化的文学批评受到的干扰会少一点,那种大众化的则更容易受到批评。

就整体而言,文学批评还是取决于文学批评家的精神状态。在我看来,现在文学批评在大众的层面还是要靠媒体承担,媒体的批评更加大众化,学院的文学批评将更加职业化。两者之间有交叉,但分界也要清晰。

 

读书要先解决方法和阅读量的问题

 

凌云报:现在是一个信息和书籍都极其繁多的时代,常感觉没有时间阅读,你认为作为研究生,我们应该具有怎样的读书态度和读书方式呢?

 

谢泳:读书时间还是有的,关键是要独立思考,注意学习方法,这是比较重要的。网络时代,你需要什么知识就要能够在瞬间想到如何去获取。即使对某个方面不太了解,也要知道获得这些知识的基本方法,然后再去判断。

读书最重要的是思维方法,要相信自己的知识和判断。自己的判断怎么来呢?有一部分是与生俱来的,一些常识性的东西不用说自然会明白,接近专业和抽象的就需要训练。

在学术研究中,首先面对的是怎么找材料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方法。教员的作用就是教给你读书的方法。比如刚才你问我如何阅读传记,我的判断是:先旧后新,先西后中,这就是方法。

对学生来说,现在需要的是大量阅读,先解决量的问题。一般的文史哲经都要涉猎,了解书里面大概的内容。先扩大知识面,然后再思考“深”和“专”的问题。

 

 

 

(这篇访问后来没有刊出,为了感谢这两位同学的劳动,我把它放在博客上)

  评论这张
 
阅读(8181)|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