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靠不住的历史

谢泳的博客

 
 
 

日志

 
 

怀念傅斯年还是怀念俞大维?  

2015-01-05 20:06: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傅斯年还是怀念俞大维?

谢 泳

19511月,陈寅恪有一首绝句,题为《霜红龛集望海诗云一灯续日月不寐照烦恼不生不死间如何为怀抱感题其后》,全诗如下:

 

不生不死最堪伤,犹说扶余海外王。

同入兴亡烦恼梦,霜红一枕已沧桑。 

 

此诗广为人知。因为写作时间恰在傅斯年去世不久,余英时最早认为是写傅斯年,后邓广铭等人回忆,也认为是借傅山之作,悼念傅斯年(详胡文辉《陈寅恪诗笺释》上册第58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但胡文辉不完全认同此解,他判断是写“郑成功与台湾政权”,文辉兄一个合理解释是当时傅斯年已去世,如何能与陈寅恪一同入梦?我曾在上海《东方早报·书评周刊》写过一则短文,判断此诗是写俞大维,但我也只是一个阅读感受,并没有找到特别有力的证据。

此诗写作时间,三联版《陈寅恪诗集》注明是“1952年”。我收存的一个陈诗抄本(即《陈寅恪诗笺释》中之“罗孟韦本”)诗题后标明:“庚寅残冬,一九五一年一月”。当年文辉兄用此抄本时,只注了前一句,而未注“一九五一年一月”。这个时间需注意,一般来说,怀人之作,时间愈近愈有强烈感受。虽然此诗具体写作时间相差也只在一月稍多一点。如果定在“195212月”则陈诗怀念傅斯年的可能性就不高,因为傅斯年是19501220日去世的,陈寅恪两年后再写怀念傅斯年的诗,时间上似不合情理;如陈诗定在19511月,陈再写怀念傅斯年的诗,时间上虽较合理,但情感上似又稍嫌不足。这涉及陈傅之间的关系变化。

此诗三联版“犹说扶余海外王”一句后无夹注,而“罗本”中有一夹注:“见虬髯公传”。这即明确指明此句出典是杜光庭《虬髯客传》。《陈寅恪集·读书札记二集》“唐人小说之部”中专门讲过此篇,而《虬髯客传》故事中虬髯和李靖、红拂三人结为兄妹,后李靖辅佐李世民的情节,似与俞大维夫妇和陈寅恪的关系相合,同时也暗示俞大维和蒋介石的关系,俞后来是台湾的“国防部长”。

最后一个反证是傅斯年往来书信选披露后,人们进一步注意到,陈傅关系其实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已有很大变化,傅说陈寅恪在史语所任专职研究员,却“只顾自己念书,而不肯指导人”,甚至责备陈寅恪住桂林而领史语所专职研究员薪水而不肯来李庄“皆是一拖字”等等,汪荣祖北大版《史家陈寅恪传》序言中有详细记述,此不备录。而吴宓1945916日记载:“筼述寅恪行李,昨已由蔡希人飞带渝,并述傅斯年来函之薄情无礼。”(《吴宓日记》第9册第506页,三联书店,1999年)。陈夫人把话说到这个程度,判断为陈傅感情已破裂似不为过,这样陈再写诗深情怀念傅斯年,似可再议。

 

2014718

  评论这张
 
阅读(1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