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靠不住的历史

谢泳的博客

 
 
 

日志

 
 

祝贺刘超新书《学府与政府 ——清华大学与国民党政府的互动(1928-1935)》出版   

2015-02-21 20:06: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祝贺刘超新书《学府与政府 ——清华大学与国民党政府的互动(1928-1935)》出版

 

 

时间过得很快。2007年底,我刚到厦门不久,恰好云南师范大学要开一个关于西南联大的学术研讨会,刘超当时还在北京读书,想参加这个会,却苦于没有路费。我到厦门时,山西有两个企业家朋友帮忙,给了我一点小钱,所以我答应刘超的路费我来出,当时还在社会上漂泊的饶佳荣也是同样情况,想参加会议,但没有路费,我也按和刘超一样的情况处理了这件小事。佳荣后来译出了易社强的名著《战争和革命中的西南联合大学》,在大陆和台湾出了两版,极受读者欢迎,我稍长他们几岁,看到好读书的青年,有一种想帮助他们的冲动,可惜自己能力实在有限,至今帮助过的青年很少。

记得当时在昆明,本来会议结束后要和刘超聊聊天,但想不起什么原因错过了机会,此后天各一方,再也没有见面。我和刘超可以说只是匆匆忙忙见过一次,一晃八年过去了,我也马上要到退休的年龄,实在说,我内心也真是在盼望早一天退休,然后回到北方,回到我一向就喜欢的北京。倒不是我在厦门不愉快,而是我太喜欢北京了。北京的空气可能不好,但北京好玩的人和事多,人不是只为空气活的,所以北京人最多房最贵,北京还是中国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无处可及。我家在太原,现在有了高铁,我可以当天来回,所以在我设想中还有几年北京时光,但这只是一种梦想,能不能成为现实,只有天知道了。

刘超非常能写,有极强的学术能力。他后来出过两本书,我印象中有一本是我写过序的。刘超出身非常好,本科在南京大学后来在清华读博士,出第一本书,让我这个只有专科学历的人来写序,我不知道刘超是怎么想的,凡正我从这件事中感觉到了刘超对我的信任,此类事也许在旁人看来是麻烦,但刘超敢和我开口,而且我也马上答应,是建立在我们内心对彼此学术工作和人格有直觉的信任,我感到非常 温暖。我相信人生的机遇,不相信个人的能力。再有本事的人,也有一个直接的推动,这个推动只有人能承担。做官做学问都一样,最后总有一个具体的人是真正的动力,个人在再好的制度中也需要人的帮助,所以我只相信人,不相信制度。个人有再大的本事,也要有机遇,而机遇只有人能提供。

这些年,我和刘超也有过一些学术交流,我对他的研究能力毫不怀疑,但我对他开创学术领域的追求有过提醒。我感觉他在目前已有的学术领域都有非常好的表现,但我期待他能有一个别开生面的研究天地,也就是说,我期待他能做一个别人从来没有碰过,而由刘超首先做了,而且在学术领域是一个可以进一步扩展和深入的领域。刘超有这么好的学术条件,用何炳棣当年经常说的话,不做第一流学问,太可惜了。

本书是刘超的博士论文,刘超又想到让我来写序,本来这次我不想写了,但刘超信任我,可能也感觉到我好说话,所以在最后关头,我没有推辞。刘超是史学出身,但研究兴趣在中国现代高等教育史方面,而中国高等院校中,我个人以为不是所有学校都有价值成为好的研究对象,现在有相当多的博士论文选择一所高校作研究对象,但很难出彩,因为那些学校历史中包含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不足以引起人们的关注。清华是一个好的研究对象,可惜刘超不是第一个闯进来的,这就非常被动,因为不能成为破题的人,虽然做得相当出色,但在学术上的影响可能会受到限制,因为中国现代大学的研究很难切断与当下现实的关系,它不是一个死的学术对象,而是一个活的学术对象,为什么西南联大会引起人们广泛的兴趣?而其它大学可能就不具备这个因素。刘超选择清华大学和国民政府的关系为研究对象,他是如何考虑的,我一时还想不清楚,但这个角度如果不能引起人们对今天政府和大学关系的思考,那么这个研究对象和现实间的微妙关系可能就是需要再思考的。没有完全脱离现实感受的历史研究,考证一个字的来历和读音都有现实感受,纯粹的考古学报告也有作者的感情在其中,更何况是中国现代高等教育研究呢!

记得刘超在信中还提醒过我,说他研究中可能有些观点和我不同,希望我能理解。我一时还没有想到我有什么学术观点。刘超的研究,无论史料和方法都远胜于我当年一点随感性质的研究,但我感觉青年一代学人的研究,在现实情感上可能和我不同。我是为了否定中国当下教育制度才从中国现代大学历史中寻找切入口的,我的追求不是研究历史而是批判现实,所以我从来不认为我做的是纯粹学术研究,我做的是思想启蒙。我选择储安平和《观察》研究的目的,也是否定当下的新闻制度,这些苦心当时不好明说,但读者都能感受到。我不知道这是研究者的优点还是缺陷,希望以后有机会和刘超一起深入交流。

是为序。

 

20141229日于厦门

  评论这张
 
阅读(27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