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靠不住的历史

谢泳的博客

 
 
 

日志

 
 

如何理解陈寅恪的晚年诗   

2015-06-23 16: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理解陈寅恪的晚年诗

                               

                                 

1993年,清华版《陈寅恪诗集》印出时,我即翻过,但说实话,没有读懂。后来看到余英时先生的释证,感觉眼光非常犀利,但因为余先生解陈诗以宏观判断为切入点,在坐实今典方面较模糊,所以对陈诗我多数还是不知所云。后来读到文辉兄大作《陈寅恪诗笺释》,他对陈诗的理解极为丰富,但在坐实今典方面,感觉也不解渴。

    今年夏天,有几个月时间空闲,我再读陈诗,有一天忽然感觉有所理解,随即凭直觉和自己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知识分子的判断,试解了几十首晚年陈诗。

我完全没有中国古典诗文的修养,我解陈诗以寻今典为目标,以坐实史事为追求,以直觉和猜测为基本方法,一定落实到具体人事。我解陈诗,完全循“以陈解陈”之方法,我是用陈寅恪自己在《柳如是别传》中暗示过的办法解陈诗。陈寅恪在《柳如是别传》中明确表达过,自来注释诗章,一为考证,一为解释辞句,前者是今典,即当时之事实,后者是古典,即旧籍之出处。他认为,解释古典故实,自当引用最初出处,当最初出处不足时,更须引其他最初有关者以补足,始能通解作者遣词用意之妙。

陈寅恪1931年写《庾信哀江南赋与杜甫咏怀古迹诗》时,即用了他后来习用的寻“今典”方法。1934年,陈寅恪在《读哀江南赋》中明确界定了“古典”与“今典”概念,并特别强调了寻今典时,要注意“时代限断”和“闻见之可能”。我正是受此启发,开始在陈寅恪晚年诗中寻“今典”。

《柳如是别传》和晚年陈诗的关系,极为复杂,也极为简单。说复杂,意谓晚年陈诗故实多在《柳如是别传》中(主要是情绪与感慨),说简单,意谓陈寅恪《柳如是别传》一开始即提示过解陈诗的基本方法。

最后我要说,如果没有余英时、胡文辉和其它人对陈诗研究的积累,我即想不到解陈诗,也没有能力解陈诗。如果我自认还略有心得,那完全是建立在他们研究工作基础上。

陈诗极为丰富,如果我解对了一首,或者给出了一个思路,我以为都是有意义的学术工作。我深知自己知识的肤浅和思路的固执,会导致很多错误甚至被认为是胡说。不过我也深信,解陈诗,有时还真需要一点胡说,至少它可以开启思路。比如陈诗《项羽本纪》,我先解为张东荪,后来又想过翁文灏;解陈诗《文章》,先想过章士钊,后来又到冯友兰,如果都错了,也能避免他人再错。解陈诗,需要一个试错过程,解陈诗,错也是对。

最后再强调,我解晚年陈诗多是凭直觉和猜测,不足为法。解陈诗的目的不是研究旧诗,不是研究古典文学,而是观察一个独立知识分子在特殊时代的内心世界。下面是我解晚年陈诗的几个思路:

一、陈诗所指以具体人事为要,最要在清华旧同事和清华旧门生,最要在贬斥势利,尊崇气节。

二、陈诗感慨常在1949年去留问题,多有对陈夫人的钦佩和对妹妹陈新午及表弟俞大维的怀念,亲人为先,朋友次之。

三、陈诗夹注多有深旨,陈诗诗题多有深旨,诗题凡出“戏”字,多与诗句字面意思无关。

四、咏花听戏均别有深旨。凡涉政治形势,具体事件为先,抽象感受次之。

五、陈诗中可能有与陈夫人的约定暗语和自造习语,比如“梅兰芳”“开卷语”“种花农”等。

 

 

        20121015日于厦门

 

 

  评论这张
 
阅读(20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