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靠不住的历史

谢泳的博客

 
 
 

日志

 
 

李释戡的三册《苏堂诗拾》  

2016-04-25 17: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释的三册《苏堂诗拾》

谢泳

“油印之美”这个说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说法模仿了黄裳“清刻之美”的思路。黄裳先生玩古书的时候,清刻本地位还不高,黄先生的过人之处是在没有人在意的时候,他看出了“清刻之美”。我们今天谈“油印之美”也是一个道理。所谓“油印之美”,我想主要是三点,一是诗文集;二是刻印装订要当得起一个“美”字;三是稀见。不是所有刻得好的印品都当得起“油印之美”,文革的时候,有些文件和传单也有刻得相当好的,但不在此例。

油印时代,说实话,找到会写字的人还不是一件难事,难得是一分骨子里的风雅,就是说油印诗文集时,不能草率为事,而是在有限条件下保持古雅的风度。郑逸梅曾盛赞上世纪五十年代戴克宽在上海主持刻印旧人诗文集,从设计、用纸、开本、刷印到最后装订、题识等,都一如古人古书。因为这些旧文人的风雅在新时代无法改造,所幸当时的环境在一定程度上还容忍了这些旧式的风雅活动,为后人留下了那个时代特有的一部分文化遗存。我见过李释三册《苏堂诗拾》,油印线装,很是古雅。

近百年来,福建出了很多大诗人,以福州为中心。这些旧文人中年纪稍轻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多聚在上海,积习难改,吟诗作画、拍曲看戏。成为他们生活的主要内容。可惜这个文人群体的活动,为当代文学史忽视了,希望以后能进入研究者的视眼。

李释戡,原名汰书,字蔬畦,号宣倜,原籍福建闽县,早年曾留学日本,回国后久居京师,精通戏曲音律,曾为梅兰芳编剧。梅派名剧《天女散花》《嫦娥奔月》《黛玉葬花》等,据说皆出于他和齐如山手笔,他还编过《鞠部丛谈校补》,是京剧重要历史文献,他的堂兄李拔可也是近世名诗人。钱锺书对老辈文人时有刻薄之语,但对福州陈石遗、李拔可向称敬重。李释戡喜苏东坡,将自己书室称为“苏堂”。1956年,他印了自己的诗集《苏堂诗拾》,封面是沈尹默题笺,内封再一题笺是苏堂同乡北云即林志钧先生,诗集序言为同乡陈声聪所写,集后跋文则出黄裳之手,刻手是张仁友。李释戡交游很广,诗集中多记与老辈文人往来酬酢,同时有相当多上海梨园史料,如研究当年上海新旧戏曲变革以及名演员的表演等情况,《苏堂诗拾》当是不可少的旁涉文献。

《苏堂诗拾》并不难见,难见的是《苏堂诗拾》后的两册《苏堂诗续》。《苏堂诗续》甲乙两册,封面题笺均是尹石公,1957年同在上海油印,刻手还是张仁友。甲集封内题笺、序言都是陈声聪,集后有《赠仁友》七律一首,感谢张仁友为其刻写诗集。乙集内封题笺是潘伯鹰,无序言,集后有作者自跋一则。《苏堂诗续》甲乙两册封面完全相同,甲集乙集二小字,只是用红色珠砂随手拓印,常不为人知,有无良书贾将此甲乙二字磨去,让人误以为《苏堂诗续》只有一册。

三册《苏堂诗拾》,刻印都很精善,在油印诗文集中当属上品。我所见《苏堂诗续》乙集内页中有一处毛笔批注,不知出何人手笔,批注曰:“蔬畦早年即有曲癖,到燕京后,值清末民初,士大夫辈皆以捧伶为事。其尤者,饱食终日,不用他心,耽于曲院中,厥后挂冠下海者亦有,如王又宸、言菊朋等。但当时以捧角最是风行,以金融教育政界为最。蔬畦先生其一也。”

 

2015720日于厦门

  评论这张
 
阅读(20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